美国商学院学生语录【yabo.com】:康奈尔大学等

  密西根州立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“美国和中国,在哪里读中学更辛苦?我逃过了中考、高考和应试教育模式,但其实竞争是逃避不了的。”在耶鲁大学今年的毕业典礼上,记者遇到了硕士研究生李伟伦,她说起另一种竞争:“我总算分两步跨进了名校,但一路看到很多小留学生同伴选择放弃。”

  教学人员才华横溢、乐于助人。但是很多学生反映,顶级公司进行校园招聘的机会不是很多,这与它的综合排名有些偏差。

  但家长们花了大把钱把孩子送出去,真的能让他们对接优质教育吗?还有,提早留学而躲开国内的应试教育模式,孩子真的就轻松了吗?

  课程的挑战性非常高,评分体系也异常严格,学习能力不足请勿打扰。

  李伟伦是四川人,早在2004年读初二时,就被父母送到美国东部一座城市。一家人的梦想,是希望她申请进入一所排名前50的美国大学读本科。但成绩全A的李伟伦,在竞争路上栽了个大跟头。

  3 次6
月的带薪实习(CO-OP)项目好评如潮,堪称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典范。很多学生在参加COOP项目都感觉物超所值。

  另一种竞争

  美国商学院学生语录【yabo.com】:康奈尔大学等。威兰诺瓦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史戴文森高中每年招生,都由纽约州统一命题考试,录取只看这次州考的成绩——也可说是“一考定终身”。过去,它的录取比例是100∶2或者100∶3,“这两年经济不好,很多原本想送孩子上私立高中的人家也涌过来了,结果去年的录取比例达到了100∶1。”杰瑞米说。

  东北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有些名校的硕士项目,完全可以说是“创收”,“有的专业,硕士一招100多,而博士每年才招10个不到;硕士一年学费要四五万美元,而博士给奖学金,自己不需要花一分钱。”李伟伦说,因为经济不景气,美国很多高校这两年都扩大了硕士招生规模,即便“常春藤名校”,也开设了过去十分不屑的1年制硕士项目,二三流大学新开的硕士项目更多。

  教授兢兢业业潜心教学,课程务实为主,但学生群体缺乏多元性。

  百里挑一

  2009年,当“洋高考”的潮头渐渐涌现,本报曾采写发表系列报道“洋高考热中的冷思考”,对高中生“用脚投票”选择去海外大学深造的现象作了剖析。彼时,海外留学(微博)多少还是“尖子生的专利”。而今只过了短短3年,“行情”竟已发生很大变化。

   专注小班教学,就业服务高效优质。学生群体多元化组合需要加强。

  “进大学后,我重新分配了时间和精力,30%学习,40%社会服务,还有30%用来建立社会关系——最终在大学期间换来了一张填得满满的履历表。”4年努力,李伟伦赢得了耶鲁的认可。但在耶鲁念硕士,她心里别有滋味:“其实耶鲁这样的名牌大学,最重视的是本科生,其次是博士生,硕士生排在最后。”

  詹姆斯麦迪逊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在没到美国之前,像李伟伦这样认为自己“肯定拼得过美国同学”的国内尖子生,很多。这显然低估了美国名校入学竞争的激烈程度——它们让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世界众多国家的家长都“发疯了”。

  德州农工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李伟伦懂这些学历的不同含金量,不像国内许多人,一听“耶鲁”就立正,而且想当然地认定那里的博士一定比本科生身价高。

  团队合作的教学模式众口一词说好,不过学生对学校严格的评分系统倍感郁闷。

微博推荐

  过分关注数理能力,结果忽视了很多“软”实力和“软”技能,不过目前学校已经意识的这些,正逐步转向全面教育的轨道。

  中国高考(微博),已不再是通向大学的独木桥,因为有了“洋高考”。

  常春藤名校的背景使得教学没法不顶级,资源没法不丰富,IVY
League有的这里都有。不过唯一的缺憾就是一些班别的学生过于拥挤。

  虽然所有名校都在招生广告中宣称:“欢迎每位有兴趣的学生选择加入。”但事实上,无论中外,永远只有前1%的尖子生才真正有“选择权”。

  课外活动丰富多彩,各色俱乐部个性十足。不过学校的学术指导老师过于匮乏。

  “亚裔家庭重视孩子学业成绩已是世界闻名,但竭力帮助孩子考上名牌大学一样是美国家庭的大事——这和肤色、国籍等等无关。”纽约史戴文森高中(Stuyvesant
High School)的学生辅导员杰瑞米说。

  教授倍受欢迎和爱戴,学术水平一流。不过过分专注于商科教育使得其他方面稍显逊色。

  有数据显示,在北京、上海等城市,放弃国内高考乃至中考(微博)、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正以年均20%的速度增加。去年参加各种“洋高考”的人数,保守估计已达34万。而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称,2010至2011年度,在美国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从上一年度的12.78万人增至15.75万人,其中读本科学位的增加了两倍还多。

  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为了“提前让孩子适应”,更为了给“搏”美国名校增加成功系数,留学低龄化愈演愈烈;同时,“在外国读书很轻松,中学生课余有很多玩的时间”、“国内成绩不好的学生,到了国外就像变了个人,一下子出色了”之类说法广为传扬,声音越来越响……

  上课的班额过大,不过学生依然对荣誉课程(honors
program)好评有加,荣誉课程的教授水平高,学生素质全面。

  李伟伦对美国的升学行情一时没弄清楚,况且融入当地环境要有一个过程,后来她也努力想参加社会服务等等,可是得花比别人多得多的精力——比如最简单的一件事,美国同学花20分钟就能在网上找到活动信息,她却要花上1个小时甚至更多。

  学校为学生的就业准备工作做得井井有条,但是教学方面不是太平衡,师资有高有低,并且一些课程过于“小儿科”。

  “申请名校的本科,一个重要录取指标是看你是否展现出了领导才能。对我来说,成为当地学生的领袖,显然很难在高中三年里做到。”高中毕业前,李伟伦申请了15所全美排名前50的大学,结果一份录取通知书都没收到,只能去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大学。

  会计项目全美数一数二,就业服务做得也卓有成效,不过过分拥挤的班额有些影响教学质量。

;););););)

  基础课程人满为患,大班大课过多。不过为学生专设的一流交易大厅和总值470万美金的学生操控投资基金无疑是学以致用的典范。

  美国名校比较多,很多家庭更倾向于让孩子选择离家较近的名校,比如家在西海岸的多选西部名校、东海岸的更青睐东部名校,另外各个州也有一些不错的州立大学,在本州读大学还免学费,所以不像国内大家一窝蜂地只盯着少数几所名校。但这并不意味着竞争不激烈。

  威斯康辛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实际上,诸多海归的大学教授也在不断向国内学生强调:“出国留学,除非申请到美国排名前50大学的本科生或者博士生,否则实在没必要。”

  维克森林大学的学生如是说:

  “洋高考”骤然大热,留学队伍的结构迅速变化——越来越多中学生把美国的大学作为本科教育“目的地”;而为了上美国名校,诸多学生在读初中或高中期间,便远涉重洋。

  学校注重全面素质教育,学生满意度超高。不过在学术指导方面有待提高。

  站在此岸遥看彼岸,究竟能看见什么?何况隔着纷纷传言构成的重重迷雾,又多少掺和进了自己一厢情愿想象出来的图景。本报记者最近趁到美国走访名校,就这个话题作了一些采访——不敢说“深入”,更不敢说“全面”,只是想请正在热头上的学生和家长们,换个角度再看看、想想此事。

  小班教学,关注每个学生。不过就业方面比较单调,过分集中在金融和会计领域。

  “在美国上高中,每天下午3点就放学了。但3点以后的自由时间,美国同学都安排得满满的,参加各种体育运动、社会服务、艺术类或科学类社团活动……”事实上,美国本土的同学从高一开始就在为申请名校作准备了,因为除了高中的学习成绩和SAT分数,美国的大学在录取新生时很注重申请人的履历——一张履历表能否被填满,他们认为这能从一个侧面反映这个孩子的综合素质和能力。

  学校的供应链管理项目堪称卓著,就业服务方面也做得风生水起,不过一些学生认为,教学应该和实际工作紧密结合。

  择校,在美国孩子读高中、初中时,也是普遍现象。李伟伦说,要申请名牌大学,普通中学的学生往往吃点亏,除非你是学生中公认的领袖人物,甚至要在所在地区或所在州出类拔萃。美国人也相信,名牌中学有更多资源,特别是拥有众多优秀学生能造就更好的学校氛围。名牌中学老师为申请人写的推荐信,对名牌大学是有说服力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